各地依法保护世界遗产(看·世界遗产)

图为靖边丹霞自然风景区景观。

(图片来源: 靖边县新闻中心)

图为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右)为文化遗产检察官办公室授牌。
  (陈静摄)

近年来,中国文物安全总体平稳,但打击防范文物犯罪任务依然艰巨,法人违法问题也依然突出。

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张自成提议:在国家层面通过公益诉讼来促进国有文物保护。张自成认为:目前文物行政部门在文物保护上处于“单打独斗、一家独唱”的局面,借助社会组织和司法力量形成合力,已势在必行。

检察公益诉讼案例增多

涉及社会公共利益多个领域

2018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察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布。从那时起,检察公益诉讼案例明显增多,涉及领域不断扩展。

依照法律规定,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人民检察院对负有监督管理职责的行政机关,有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应当提出检察建议,直至提起诉讼。

在2018年两高发布司法解释时,人民检察院以公益诉讼起诉人身份提起公益诉讼的涉及范围,可以概括为“4+1”:“4”指的是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食品药品安全、国有财产保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1”则特指保护英烈权益。在后续实践中,检察机关则结合实际需求,逐步将办案范围拓展至安全生产、公共卫生、生物安全、妇女儿童及残疾人权益保护、网络侵害、扶贫以及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

在上述背景下,涉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文物、文化遗产、自然遗产的检察公益诉讼案例明显增多。

在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领域,检察机关普遍应用民事、行政两类公益诉讼方式。在重大诉讼案件中,一些地区已经开始尝试“提起刑事诉讼的同时附带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方式;而以提出检察建议进行“督促”的诉前程序,则在行政公益诉讼中占了很大比例。

以文化遗产领域为例,涉及侵害文物或文化遗产的刑事责任,当事人应该以故意损毁文物罪,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过失损毁文物罪,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等罪名被起诉;今后,随着公益诉讼检察制度逐步完善,在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还可从民事责任方面,要求当事人承担恢复原状、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侵权责任。

链 接:

河北省检察院日前开展为期1年的长城保护公益诉讼检察专项活动。

据了解,此次专项活动将重点专注:对因风化、自然灾害以及植物生长等原因造成长城损毁的情形,有关单位不依法履行维护管理职责的;对长城本体被刻画、涂污或者被擅自改变用途、擅自拆除后拒不履行修缮义务的违法行为,未依法采取监管措施的;对未经批准在长城保护范围内擅自进行工程建设或者爆破、钻探、挖掘、取土、取砖(石)作业等违法行为,未依法采取监管措施的;对未经批准,在长城保护范围内开发旅游项目、建设娱乐设施、对长城历史风貌造成破坏的违法行为,未依法采取监管措施的等。

(来源: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

各地将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

陆续纳入检察公益诉讼范围

2019年,重庆市检察机关共立案公益诉讼案件2144件,其中有32件涉及文物保护、公共安全、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等领域。2020年4月9日,重庆市检察院发布《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拓展公益诉讼案件范围的指导意见(试行)》,明确提出在“4+1”之外,拓展办理涉及公共安全,互联网公益保护,文化遗产和国家尊严保护,未成年人、妇女权利保护,消费者、投资者权利保护等领域的公益诉讼案件,进一步将“文化遗产和国家尊严保护”细化为文物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公序良俗及核心价值观保护、国家尊严和英雄烈士权益保护等具体内容。

从全国范围来梳理,自2019年起,各地在打击涉及文物犯罪基础上,又纷纷将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纳入到检察公益诉讼范围。2019年7月,湖北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明确检察机关可以在安全生产、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电信互联网涉及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等领域探索开展公益诉讼工作。同年9月,云南省将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湿地、林草资源、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等领域中侵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纳入检察机关公益诉讼范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的决定》也明确指出文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案件将会重点办理。

上一篇:看演出逛市集户外舞台成上海户外文化空间“标配”
下一篇:广州中新知识城再发现先秦时期遗址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